宠物市场注册

大庆市让区喇嘛甸镇三胜村,土地征用土地款冒领,刘会增与村委会恶意串通(转载)

大庆市让区喇嘛甸镇三胜村,土地征用土地款冒领,刘会增与村委会恶意串通(转载)

    九年维权迎来省高法公判:2018年11月5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再审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喇嘛甸镇三胜村村民刘桂芹一家三人,因土地征用,土地确权遭拒,土地偿款款被冒领一案。

  本案原告刘桂芹1964年出生,1984年与大庆市让胡路区喇嘛甸镇三胜村村民刘甸爱长子刘会运结婚,婚后育有一儿一女,长女1986年出生,长子1990年出生,1998年全国分第二轮土地划分,按户承包按人分地。

2004办理离婚,独自抚养一儿一女。

2005年母子三人户籍从原户主迁出,建立独立农村户口。

2009年依法办理土地分户,刘桂芹为户主,名下有户内成员:长女、长子。

自土地分户之日起刘桂芹由原刘甸爱户内成员变更为独立土地承包权人,和所有土地承包人一样有自己的粮补帐户。

(注:只有是土地承包人才有粮补帐户)。 有粮补帐户就有土地台帐,有土地台帐就有土地明细档案,这是土地档案法定程序。 刘桂芹从原户主刘甸爱土地总亩数分出证明上,有村长麦云庆签字,会计王辉亲笔写的证明,盖有村委会的公章,证明上有镇政府领导签字。   直到2011年因经开区征用土地,刘桂芹户主土地台账、土地档案及明细在村委会和喇嘛甸镇政府土地办竟然无故消失了,是谁私下动了刘桂芹的土地档案?是谁窃取三人土地?又是谁在冒领补偿?2013年6月18日在大庆电视台记者追问下,村长麦云庆、会计王辉说:户主刘桂芹土地档案在喇嘛甸镇土地办,土地办负责人张洪庆说:村委会没有上交刘桂芹土地档案,档案是自己跑丢了吗?《庆幸的是刘桂芹手里有户主粮补卡,所以喇嘛甸镇财政所刘桂芹粮补帐户还健在》。 在记者直播镜头前村长麦云庆,会计王辉出据证明一份,证实刘桂芹户内3人土地被村民刘会增签在他自己名下,为了掩饰村委会与村民刘会增恶意串通抢夺土地冒领补偿的事实,刘桂芹户内3人从独立户主又被村委会强权变更为村民户内成员,事实及法律依据完全不符。

  同年刘桂芹向让胡路区人民法院喇嘛甸人民法庭提起公诉,指控刘甸爱户内成员刘会增在其不知情下与大庆经开区签订土地征用合同,同时串通村委会,将刘桂芹户主名下三人被征用的亩土地占为己有,冒领土地征收补偿款100多万元。 让胡路区喇嘛甸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审判长把原告一家三口判为土地毗邻被告户内成员,剥夺原告有效法律依据和独立户主法定权利。

判决令人费解的是,刘桂芹,刘会增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是什么样的依据把已迁出原户口刘桂芹三人判为被告户内成员?土地必须确权到刘会增名下?  2016年土地认证现场据当事人刘桂芹女士陈述,2011-2019年在村镇政府申请土地确权,负责人以国家没有相关法律文件为由一直拒绝办理,在2013至2019长达7年间,她一直坚持着这条维权路,一次次的上诉,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无数次以适用法律不当发回让胡路区人民法院重审,判决结果仍然是维持原判。

被告侵占土地继续冒领补偿,一夜暴富还不知足、抢土地、利用他母亲扑向原告母女进行碰瓷进行恐吓威胁、在法庭外对原告母女进行围攻,龙南公安分局曾为此出警依法办案。

期间刘桂芹还向中央第六巡查组2次申请诉求:请求三胜村委会镇政府土地办为刘桂芹恢复土地档案及确权的诉求。   亲情在金钱和权利面前是多么无力,在这个事件中,是谁为侵权者撑起了法律的保护伞,又是谁在歪曲事实,欺上瞒下,伪造证据?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被无情剥夺,历时9年的艰辛维权路,最终判决能否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呼吁国家机关及政府相关部门还是应该加强农村基层组织的普法和管理,杜绝由所谓由“多数人的意志”制定出的侵害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村规民约”,以及相关法院和政府在处理这类纠纷上存在的“踢皮球”或“人为选择性忽视”问题,实现《农村土地承包法》所说的真正“妇女与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 国家两会提出:重视民生权益,希望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抗拒伪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惩恶抚弱,扬法之公正,还三原告一民生合法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