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市场注册

送一送英年突逝的天涯侠士金波先生

送一送英年突逝的天涯侠士金波先生

  猪评:虽无缘相识,但人在天涯,亦被其恩泽,岂料英年早逝。 难道是上帝觉得你太累,召你去天堂休息?提醒所有朋友,工作学习再重要也没有身体生命重要,愿大家保重自己。   再评:在天涯互动群才知道金波网名是伊文,其实我们互动过,他也有不下十次光临我的博客。

  下面是十年砍柴老师的文章:  凌晨,北京一场暴雨将路面洗得干干净净,但洗不掉的是亲人和朋友的悲伤、怀念。   昨夜得到噩耗后,辗转反侧终于睡去,此刻醒来,我仍然不愿相信,金波兄弟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呀。

  昨晚十一点多,我放下书本,翻看手机,准备在睡前再瞅一眼微博,数位朋友发信息给我,说晚上8点左右金波突发疾病,倒在6号线呼家楼站台上,尽管有三位热心的路人参加抢救,但依然没有留住生命。 初听此言,我拒绝相信,看了转发的视频,我不得不相信那就是你!——敦实的身躯、过早谢顶的头,紫色的T恤加牛仔半截裤,只是脸上再不会有招牌式的笑容。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从供职的天涯社区北京分公司在海淀的办公室出来,坐10号线在呼家楼转6号线,向东行回草房的家。 这条线路,每天早晚,像潮汐般涌上涌下不知多少互联网就业者。

  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认识你了。 作为一位老“天涯人”,我参加过天涯公司早期几乎每年的年会,在海口、在三亚、在广州,结识了太多的天涯员工。

天涯网友和天涯员工总是自来熟,不像后来那些金光闪闪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和用户那样有距离感的客气。

不过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天涯网经营状况的不理想,我早年认识的天涯员工,大多数已经离开了,还留守在天涯公司的,除了创始人968,就只剩下天涯肥刀金波兄了。

  认识你的时候,你大概刚从中山大学硕士毕业没多久,尽管你小我十来岁,但看上去少年老成,我从来没觉得我们之间有差不多一轮的年龄差距,谈天论地、臧否人物时,知识结构和价值观是那样的相近。   对你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1年春节刚过,天涯组织一些网友乘哥诗达邮轮去越南。

邮轮从香港出发,经三亚停靠半天,最后到达下龙湾。

那一次同行的有你的内兄邓飞,还有凤凰卫视的雷宇和我们都尊重的鄢烈山老师。 船航行在茫茫的南海上,我们一起朝看海鸥晚赏晚霞。 某个晚上,在甲板上一起聊天的时候,一位叫“珠溪玉”的女网友,说起她在贵州支教时那里孩子吃不上午餐是常事。 叹息之余,邓飞提议要做一个公益项目,先解决贫困地区学校的孩子午餐的事,这就是后来的“免费午餐”。 人们素知“免费午餐”的施行,邓飞居功至伟;但没多少人知道,你作为一位多年热心公益的人,作为邓飞的妹夫,也是“免费午餐”的最初设计之一和重要的参与者。   后来你来到天涯北京分公司,我们见面的次数的就多了来,平时呼朋唤友设酒局,你只要在北京,就一定会参加。

我们一些以湖南籍人士为主的“饭友”建了一个“中国关心下一顿领导小组湖南分组”的微信群,你被第一批拉进来。 作为湖南人的女婿,你也很乐意和我们一起去品尝京城各家湘菜。   这些年最幸福的事恐怕是你的双胞胎女儿出生。 当朋友们知道你生了一对姊妹花,大家多替你高兴呀,见面说金波你太厉害了,一炮双响,一下子两个招商银行。 等女儿长大后,你这做丈人的最有话语权。 你总是乐呵呵地表示认可。

等到你的女儿咿呀学语后,每次见你,你脸上的花绽得更为灿烂,常不无得意地提起每次下班回家,两个闺女已经知道争宠了。 抱住姐姐,妹妹肯定也嚷着要爸爸抱,只得一手抱一个。

  今年1月,你发短信给我,说有一个朋友想做档视频节目,你推荐我参与,做一个“砍柴说史”之类的栏目,你说我早就该搞自己的品牌了。

那时我因为忙于一家刚创办的新媒体的事,此提议搁下来了。

后来,那家新媒体因不可抗力完了,我终于开始涉足移动互联网短视频。 昨天是我的短视频全网推送的第一天,就在这一天你却与我们永别了。

天地不仁,人生无常,夫复何言!  我们最后一次同行出京是今年3月1日,我供职的那家新媒体组织一些网友去三沙市。

我们一起飞到海口,同行的有音乐人杨海潮、时评人曹林和传播学者陈昌凤等人。 我们坐了一夜的补给船,大清早上了永兴岛,一起溜达在北京路上,一起去渔民家探望,一起去看永兴岛小学的孩子,一起和南方电网海南分公司永兴岛上的年轻员工座谈。 在永兴岛的邮局里,我们相互拍照留影,各买了几张明信片寄给大陆上的朋友,我不知道你当时寄给了谁。 我一点看不出你身体有什么毛病,倒是觉得你年轻有活力,比我这个中年大叔强壮得多。   我们再坐补给船回到海南本岛,在南方电网海南分公司座谈完毕,南方电网赠送我们一人一个公仔,你提出能不能再给一个,因为你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带回去的公仔必须每人一个。 主人自然愉快地满足你的要求,并盛赞真是一个好父亲。 那一次,我们回北京时,你还在海南岛多留了几天,说等着妻子和两个女儿飞到海口回合,然后全家一起去三亚,她们还没有去过天涯海角。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两个月前,杭州的朋友庞勃来京约饭,设局于东三环边上的“江南赋”——距离你后来倒毙的地方只有一箭之遥。 庞勃慕你之名,委托我约请你,你爽快地答应了。

我还对你说,你和庞勃不但是江苏老乡,而且长得很像,光头,肥硕,脖子粗,不是领导就是伙夫。

你和他果然一见如故,像兄弟一般坐在一起。

那次饭局上,你最关切的是我所在的那家新媒体的命运,一再问到那几位失联的公司高管——也是你多年的朋友,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你的忠厚,你的乐观,你的热心,圈内人所周知,真的无法理解,这样的人何以天不假年。

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的,是两位刚上幼儿园的女儿。

愿你在天有灵,保佑她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

作为你还苟活在世上的朋友,我们不知道能为你两位令爱的成长做些什么,但愿能略尽绵薄。

可无论如何,童年时失去父亲的人生之痛,任凭如何也无法弥补。

  絮絮叨叨就说了这些,我已热泪长流。 金波兄弟,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加班熬夜,愿还活在世上的朋友各自珍重。

  媒体报道:  6月29日19点40分左右,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站台上,天涯论坛副主编金波突然晕倒,失去意识。 身旁路人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但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金波在互联网行业从业多年,长期担任国内著名网络论坛天涯社区的副主编。

“工作比较拼,经常熬夜”。 悼念金波贴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