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市场注册

紧急举报,解决国家财政问题

紧急举报,解决国家财政问题

  内容:出卖国有资源,出卖国家电力编制名额,无价干股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您们好!  我们是佛山供电局龚文权执政时期的经历者。

他利用职权安排多经办置下顺德碧桂园五星级别墅群—九十年代实属顶级水平,作为佛山供电局招待所,由现在汇源通副总经理——杨伟波,打点里面的一切。

  1998年原市区供电局合并至佛山供电局后,局长兼党委书记龚文权,成立了龚文权、招矩、雷烈波、张文峰、杜满权为核心的“五人帮”领导集团,不择手段将原城区供电局(后来的市区供电局)大量国有资产转移至伟恒公司或子公司名下,其中包括敦厚工业大道8号、9号地块(后来伟恒公司失踪汇源通接手转卖給城区土储中心)、同济路29~31号首层、二层物业(伟恒子公司威恒公司名下,转让金额、去向成谜。

据原来工商银行人士称曾想三千万购买该资产,当时城区供电局领导不同意,怕贱卖国有资产,让后辈唾骂),敦厚变电站原城区供电局修配厂地块、原城区供电局海三路3000平方米文沙仓库地块,本打算建变电站,吞掉城区供电局后长年弃置,还不是看中越涨越高的地价?湾华变电站丽景花园地块、卫国路原城区供电局修配厂地块、垂虹路、同济路其他办公场所及商业旺铺、送电大厦侧地块等大量国有资产,还有佛山南海区怡翠花园、怡翠馨园、海景花园。

。

。 。

。 以南海供电局上级部门的权力参与进去。 2006年,佛山供电局讽刺性地又一分为二:市供电局和禅城区供电局,但佛山市区供电局2011年12月才从工商登记注销。 更戏剧性的是:2015年佛山供电局利益集团走私原城区供电局国有资产地块时,一份过户资料,同时也是原市区供电局集体所有制编制身份证明文件—粤电党【69】号文,竟鬼使神差地落入受害者手里,其中内部人士向我们爆料:当年佛山供电局龚文权“五人帮”集团已将170名原市区供电局集体员工的电力编制名额以几十万/位进行拍卖或利益转让,名额替代只要翻查98~04年人事档案,一目了然。

  原来2001年,龚文权“五人帮”集团成立的由佛山供电局控股的伟恒空壳集团公司,但对外拒不承认存在任何关系(后因准备暗中私有化被检举揭发而转为现在的汇源通集团公司)不久,面对暴利工程的诱惑,急需大量人力资源,于是便进行了战略部署,封锁一切消息,龚文权更以局长兼党委书记的身份欺骗要挟170名原佛山市区供电局集体员工没有电力编制身份,必须接受他们的安排,否则下岗!龚文权“五人帮”利益集团,为了斩草除根,让这170名原市区供电局集体员工死心塌地为其赚钱,更勾结社保局修改了他们的社保档案,1998年成立的伟恒公司,70年代已经給那些老员工购买社保了;佛山供电局信访办已明确答复:原佛山市区供电局集体员工的人事档案不存在,更进一步证实其目的。   与此同时,以龚文权为首的“五人帮”集团骨干成员,纷纷抢占先机安排自己的亲属、亲信至伟恒集团公司现在的汇源通各阶层充当领导角色,渗进南海供电局、顺德供电局三产公司领导管理层,承接着电力系统各项肥水工程。

  当中的黑幕:佛山供电局安排的改造工程,就象更新换代数码电子产品,性能良好,设计合理的,故意找碴换掉,宁愿用作抢修、急修。

新设备施工艰辛、维修艰巨(唯有整套换,几十万又上水了),旧的设备用了十几年都没有问题,新的设备未到保修期便问题多多(保修十年,一年就不行了),令施工单位和用户怀念旧设备。

甚至与施工方配合默契,设备加压测试之时,有意破坏,便说设备不合格而换掉。

如高压电缆的谐振试验、耐压试验,马路忒多掘路工程,便是其中因由,此乃冰山一角,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  众所周知,伟恒集团公司(现在的汇源通),若与供电局没有利益瓜葛是不能立足的,所以当时局主要领导及后来入职的领导就会持有伟恒集团公司百多万至几百万股不等,据群众反映都是干股,每股分红5~6角。 佛山供电局持股历史早于二十年前,市区供电局未被吞并之际,由局长龚文权钻国家政策空挡,一手创办的,乱象可想而知。   前年,我等若干因要事至佛山禅城区税务局,查询个人纳税情况,惊觉近十年我们的薪酬、股息红利与实缴税额严重不符,税额偏大实收偏小,甚至收入为“0”,纳税几百、几千。

当我们要求进一步查询个人税收之时,税局意识到百密一疏,便拒绝受理。

声称:你们单位整体打包纳税的,分不清,不服,随时打官司,无问题的!作为基层员工收入不高还要跟高薪领导纳税!为了进一步了解个人纳税情况,讨个公道,只好诉之法律,果然法院不许出庭,便以败诉判决,这还是法治社会?佛山税务部门做贼心虚,更偷偷通过监控系统即时传输到各单位核实身份,佛山供电局、汇源通及下属各单位自此制定措施,该批人员的休假需特殊处理及批准,进行人盯人关注,以汇源通属下劲能电力工程公司老总—李涵最积极,被关注者每休一天假,必须如实写明原因、去向,否则旷工(汇源通集团公司规定:旷工扣薪酬累计三天辞退处理)。

  难怪,龚文权“五人帮”利益集团下的佛山电力系统领导干股,一直以来在六千多名持股员工当中,沸沸扬扬,终于得以证实,推算一下这是什么数字?十年前国家的税务制度还不完善。

  佛山供电局龚文权因作恶多端被举报,却被关系密切的省网公司领导和政府部门,闻风而动,马上积极采取保护措施,将他调离险境,到广州蓄能水电厂任党委书记,直至隐姓埋名。 保障他开创的基业不受到影响,在莫细成、罗旭恒等经营者努力下伟恒集团公司至现在汇源通风风火火发展壮大,国家损失源源不断,将近二十年了。   故佛山供电局的腐败历史案既复杂又盘根错节。 多年来从地方到省网、南网投诉、举报,到处碰钉,南网纪委更是嚣张表示:不是你要查就查,要抓就抓的!劲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老总—李涵,更责令各部门经理:“谁主管,谁负责连带处罚。 ”严正警告:“休假期间上访,对佛山供电局、汇源通集团公司造成影响的,收入降至最低累积下一年,或开除!”龚文权利益集团放心不下,现在发展到控制上访危险人物休假,休假由他们审批,出国旅游要出示护照,汇源通集团公司关闭网络,佛山供电局对办事人员进出实行跟进,恐防混入密探与“内鬼”接应。

。

。

。 同时不断打通上下关系网。

他们认为只要过了这段时期,就算上京上访也不怕。

党中央怎可掉以轻心?期待动用国家机器,和无产阶级专政工具,对付打击实力庞大高涨的地方权贵保护网,进驻地方,深挖彻查!              。